如何解决?中制协昨日表示会将收视打假常态化,定期向媒体公布相关信息。除此之外,还有两个老生常谈的方法,第一,建立科学的评价体系;第二,加强行业监管。方法大家都知道,但始终难以执行。正如2012年《大祠堂》出品人王建锋曾在收视率打假行动中提到:中国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电视评价体系,是不是应该基于影响力、美誉度和传达率基础上的综合体系,至少建立在一个公平、透明、科学、独立的第三方机构上,而不仅仅是一场转瞬即逝的媒体风暴。【详细】
这两年,路演已成为影响二三四线城市票房最直接的方式,一些影片因路演而获利的“榜样作用”也使得路演为片方所重视,典型的几部电影是《战狼》、《分手大师》、《煎饼侠》等。吴京首次做导演的《战狼》之前少人关注,可是他带着自己的电影走过全国24个城市,创造出好口碑,最终拿下了5.43亿元票房,叫好又叫座;邓超为他的导演首秀《分手大师》也是到处去路演,结果拿下6亿多票房;大鹏的导演首秀《煎饼侠》,则将吴京路演的纪录改写,他带着《煎饼侠》一共跑了41个城市,共400多家影城,最终《煎饼侠》票房过10亿大关。业内人士就认为,如果大鹏不像打了鸡血似的这么拼命路演,这个票房奇迹绝对不会发生。【详细】